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炼金斗争

炼金斗争

“老爷!该起来了!”冰冷,僵硬!好讨厌又熟悉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拎了起来!?该死的!美梦又被打搅了!张开睡眼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美丽动人,却有点机械般僵硬的,让自己无比讨厌的脸庞!

  因为每一次看到这张脸就代表自己要起来了!

  “轻轻轻轻轻轻轻点,这幅老骨头都被你扯断了!我说,你不知道温柔一点吗!”老头非常生气,多大的事情,居然这么粗暴的让自己醒来!?

  然而她却满不在乎,转身将衣服拿来递给刚睡醒的老头。“今天是3年一次的学院开幕式,下午还有重要的会面。是你自己特别嘱咐一定不能错过,要我叫醒你的,我的主人。”冷冰冰的美女却完全无视自己主人的愠怒,反正,每次都是这样!?

  “对了,阿德拉几个月前就来学院了,她似乎一直在打听主人的下落,院长似乎已经告诉他了,也就是出席完开幕式的时候,或者在中午就需要解决一下,而后马上又要去和那位大人见面。”冷冰冰的话语,却似乎将塞纳的行程都安排好了,这让塞纳非常不爽。

  眼看着老头还想继续发作,警报声响起,说是警报,实际上只是有人拜访,不过自己少想被拜访,也很少长期住在这里,所以明显是熟人。任何人拜访他,只要到门口就会警报,至少塞纳觉得是警报,反正,就好像自己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塞纳,是我!我知道今天你在里面。”一声明朗的男人的声音传来,该死的,明明自己还没睡够呢!

  恩洛斯学院的院长比起塞纳来说,却似乎并不年长,看上去不过60岁不到,见到塞纳极不情愿的走出门,熟知塞纳性格的他知道塞纳现在肯定不开心。

  恩洛斯学院是整个黄金大陆最出色的学院,以魔法修行为主,武技为辅,学院内的成员很多是各个国家的贵族,乃至皇室成员,也就是所谓的关系户,而平民进入学院,则必须经过严格的测试,说是测试,实际上难于登天。

  而学院内的导师,都是大陆上闻名的强者,最低资格也是贤者级别,甚至有一些是来自极北的神族领域的人,以及一小部分极其出色的学院毕业生留校。

  学院地处大陆中央南部,成员却不分国界,要知道现在黄金大陆上四足鼎立,地处西南部边境靠海的天羽帝国,中央区域领地最大的奥斯曼帝国和铁拳帝国。东北神族后裔所居住的布拉卡达帝国。

  当然这只不是全部的国家,中央靠北区域兽族的区域可不比任何一个帝国小,天羽帝国北部的区域,则是原先这片大陆的主宰-精灵的区域。

  而且中间中立的各个中立区域,则作为各个势力的缓冲带纷争不断。这些中立区域称不上帝国,只能说是小国,大多作为帝国的附庸而存在。

  比如布拉卡达帝国很少与外界冲突,虽然区域很大人口却不多,他们的城堡居然能建造在千米的高峰之上,下面则是矮人地精以及其他人类的区域。不属于任何国家,但受到他们的保护。

  最近兽族那片一望无际的森林后的区域似乎也产生了对立……沼泽区域和草原区域的兽人似乎一直在相互争斗……

  恩洛斯学院不参与各个国家的战争,但是每一场战争,战场上的将领却很多来自学院内……所以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学院的院长乃是黄金大陆出名的大贤者,他的弟子遍布整个大陆,但是本人却不喜欢战争,从不参与其中,甚至很不待见那些以战场为目标的学员,而副院长塞纳却很神秘,很少露脸,不过院长不止一次的说过,认真起来塞纳可比自己要强好几倍,不过他自己很清楚,也许是……几十倍?

  不过他们关系一直很不错,在院长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塞纳,不过好几十年过去了,塞纳的样貌和现在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用院长的话说,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感觉只要他带上红帽子就像是给自己送礼物的圣诞老人……“打搅您了,塞纳大人,实在抱歉,不过您说过遇到困难可以来学院找您!我来学院已经几个月,却一直没有见到塞纳大人。”说话的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不过就算走近了看到她,塞纳依旧没有认出来,只觉得有点熟悉。这个人应该就是刚才她所说的阿德拉?

  隐隐约约有点印象了,好像是1年以前了,自己在兽人地盘办事的时候,见过她,他很奇怪一个人类女孩却跟那群蜥蜴人相处融洽?虽然那里也有极少数的人类巫师,却没有长期居住的,谁会喜欢住在沼泽地?

  某个作恶多端的亡灵巫师跑去了那里,由于那个人实力非常强大,即便被通缉了很久也没有捉到,即使这样,本来塞纳懒得管这些事情,还是院长这位老友的请求他才出马的。

  不过即便如此,对方却隐藏的很好,最终是阿德拉设计把他引诱出来,才解决掉的……当时,那位亡灵巫师已经组建了相当规模的不死军团。若是任其在荒无人烟的沼泽地继续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还是那句话,虽然塞纳懒得管这些事情,但是似乎却欠了她一个小小的人情,至少解决了那个亡灵巫师,使得这位神秘的副院长名声大噪,很多事情也顺利的多,比如他唯一感兴趣的的炼金事业,可以很容易的得到素材,用某人的话说,真正会偷懒的人,一定会在该出力的时候出力。

  院长史蒂夫看着发愣似乎在回想事情的塞纳,终是开口说话了。“距离学院的开幕式还有不少时间,想必这段时间够你们说话了。我先过去准备了。

  阿德拉看到史蒂夫院长离开,才开口说话”塞纳大人,我想要跟你学习法术,学院内的导师都说已经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教给我了!所以我才拜托院长想要见你一面。“阿德拉似乎有些焦急?

  塞纳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阿德拉,当然是拒绝了。”虽然你勉强算是老夫的旧识,但是我从来不收徒,而且若是每个人都这样来找我的话,吾……也是很困扰的。

  “我……我愿意付出一切!”阿德拉却似乎下定了决心,朝着塞纳跪了下来!这令塞纳有一些意外。

  因为,在他印象里对眼前这个女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嘛,当时应该还算是女孩,因为当时她的胸部还很小,只能算女孩吧。才发现,现在已经这么大了?从上而下看的很清楚丫,不过阿德拉却似乎根本不介意塞纳的眼神?甚至磕了一个头。

  “你的目的是什么?单纯的学习法术变强吗?看你口气似乎很急。”塞纳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是单纯的事情,史蒂夫也不会带她来。

  “年前我的家乡,受到了亡灵族的侵扰,虽然我联系了当地和周围的领主,但是他们都不愿意帮我,因为那些亡灵的袭击是间歇性的,就算派出军队也无法有效压制,而且,规模虽然不大,却每次都杀害了当地居民却不常驻马上离开,所以即便是老师这样的强者再去消灭一次也没用。只能我自己去帮助他们。”说着阿德拉的眼中已经有泪光,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十分难受。

  “……不行呢,没有那么多时间专程来教你,你所说的事情,一直在不断的发生,难道我每一个都要去解决吗?老夫可不是正义的使者。下午我还有急事,你走吧。”塞纳冷冰冰的拒绝了。

  按照他的习惯,若不是看在史蒂夫引荐的份上,恐怕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不过说实话,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忍。

  老头扭身就走了,阿德拉想要跟上,却发现大门似乎附有屏障无法入内,只能无奈的留在原地……

  “尼拉,我的早点呢!怎么还没好?”塞纳有点不爽,居然还没准备好?

  “马上来了,我的老爷。”叫老头起床的女性似乎忙碌着。“刚才外面的情形我看到了呢!为什么不帮她?”看来也是因为如此,早点才没做好吧?

  以的塞纳境界。只要没有战斗或者其他事情消耗体能,是不需要吃东西的,不过这与享受美食完全是两码事,而且睡醒吃甜品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和习惯。

  “哈?什么时候你竟然能管起主人我的事情来了?”张口吃下尼拉递到嘴边的美食。含糊的说道。“嘛,就和那人一样?帮着帮着就帮到床上去了?说起来下午我还要去见他呢。这种麻烦事情我怕他都不会接。”

  “那个女人似乎跪在外面好几分钟,看她的表情似乎难受,但是刚才忽然下定决心走了,不仅如此,好像还打上行李离开了学院。”妮拉慢慢的说道,顺手又将下一勺甜品递到老头嘴边,“她住的地方离这里还挺近的,看来一直专程在等你,而且听闻她学习法术很拼命,好几次修炼法术因为激进,耗尽法力被人在冥思的地方发现呢。”

  “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塞纳很奇怪。

  “因为距离近,偶然吧,再说以前主人不是都会对新生里面最出色的女性有兴趣吗?亦或是性趣?” ……这该死的人偶竟然这么聪明了?看来自己是小看了马格努斯送的设计图?还是说马格努斯也是这种人?那老骨头特意设计的这方面功能?厉害了,这可不是将灵魂注入生灵使之人类化那么简单。

  随后的开幕式,塞纳在主宾席上一如既往的梦游,史蒂夫院长很清楚,他来走个过场已经很给面子了,而下面那些学院的导师,更是听闻过这位副院长的作风,就算他在主宾席上打盹,口水都快流出来也没人敢发声。

  而更远处的几千个学员,由于距离和高度差就更看不见了……一直到开幕式结束,也没人打搅塞纳的梦游,还是史蒂夫在结束后把他喊醒了,“喂!快醒醒,你不是说午后还有事吗?话说,阿德拉的请求,看样子你是拒绝了?”

  “……我最怕这种麻烦事情了,你还不知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件,难道,那女人和你有什么交易,才答应帮他的??”

  “哈?要真是那样就好了,不过她的法术天赋真的非常出众,短短几个月就已经可以和学院的导师相比,老实说就学习能力可能不下于我呢。她已经离开学院了,她的家乡离这直线距离其实不远,就在那时候那个事件的周边村落,不过因为高山以及沼泽的地形阻挠,想必他回到那还需要好几天。” 自顾着自言自语,史蒂夫知道再多说反而会让塞纳不爽。

  --------------------------------------------------------- 第二章会面回到住所,妮拉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主人,传送法阵已经准备好了,目的地没有变化,还是天羽帝国边境,上次你们集结的那个地方,没错吧?看到塞纳似乎在想着某些事情,尼拉特意确认了一下以防有误,因为她知道,她的主人在打盹以及神游的时候其实都在考虑事情。

  塞纳自顾的走进传送法阵一言不发,似乎由于发呆没有听见她说的话?随着脚下的五星芒阵发出耀眼的光芒,身形渐渐消失。

  ----------------------------------------------------------”恩!?好像……是不是搞错地方了?刚才尼拉说什么来着?“一直到传送过来的法阵光芒完全消逝,塞纳才从发呆状态回复过来,由于距离比较远,整整用了好几分钟。

  ”不,完全没有搞错地方,只是你在发呆,已经在半空中停顿了许久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塞纳这才发现自己在半空中,而周围已经积聚了不少人在下面围观。这里地处边境,人口稀少,没有一定时间绝对不会有这么多人……要不是由于自己身着恩洛斯学院院长服,光看服饰,以及袖口的装饰,别人就能知道他身份尊贵,恐怕围观的人还以为他是来闹事的。

  ”可恶!休斯顿!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塞纳不由得望向说话的人,也是此行的目标,双眼如炬,淡淡地笑容不怒而威,威严又带着一丝霸气,让人觉得不可触犯的样子。

  不同于塞纳,此人头发胡须并不是白色,虽然看上去不算是老年的样貌,但是听声音却能听出来是一位年长的人,实际上,光他认识塞纳都已经好几百年了。

  对于这种境界的人来说,也许年龄都是不可推测的,或者说,甚至他们自己都忘记了?正如塞纳对史蒂夫所说。

  知识的海洋无穷无尽,等我发觉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岁月的轮回了。

  ”还是老样子啊,这次特意联络你,是因为出现了了不得的人物呢。“休斯顿直奔主题,塞纳则坐在了他的对面。

  整个二楼只有他们两个人,而楼下的人却似乎根本看不到他门,看样子休斯顿在两个楼层之间设置了屏障之类的东西。

  ”是那家伙?叫阿亢利德的那家伙?“能让塞纳记住名字的人可不多,秒想出来的情况更证明了他的不凡。

  ”他还是不肯加入我们,不过却答应我,大部分情况他都愿意参战,当然除了各国的内战……这次可不是他,是一个兽人,就这么说也许你不会特别在意,这么说吧,如果他认真修炼到我们的境界,可能某些领域会比我还强。虽然我没实际接触过,但是阿亢利德却似乎和他有过交集。“休斯顿说起两个人。第一个人塞纳似乎知道,而第二个人则是新人?

  ”……哦,能让你如此评价的人可不多,把他的资料给我吧,也许我见过呢“塞纳也罕见的认真起来。

  半兽人,神魂之力不明,只知道是力量型,因为他自己也未完全掌握,精神力非常强,却完全不会使用法术,不要问名字,他似乎连名字都没有…………还有这种货色?塞纳很震惊。

  ”嘛,我这也有值得注意的人,不过主要是因为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生和龙有奇特联系的叫什么来着……啊忘记了。反正……奥斯曼帝国和铁拳帝国最近似乎和解了,不在相互在边境不停的摩擦战争了,铁拳帝国的武德,迎娶了奥斯曼帝国的公主,嘛,这老家伙娶了自己打了几十年仗的死对头的女儿,想必也是国内和亲怀柔政策的反对派所致吧。“塞纳说道。

  ”哦?你居然会关心这种事情,简直不像是你啊。不过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啊。不是什么新闻啊。“两人的会晤,似乎是两个好友闲聊,内容却关乎整个大陆的走势?

  ”人类,是没有争斗就无法活下去的种群,短期的和平只是暂时的,随便有点矛盾搞不好又打起来了,这就是所谓的乱与治,你我都应该见识过很多次循环才对,不过,那个引起我注意的人,正是那个武德的儿子……好像叫……武明来着?“这么算来,竟然只是一个10多岁的孩子?【几年也是最近,这老头某些方面其实很……】

  忽然,休斯顿的身上发出了奇怪的声响,休斯顿却拿出藏在怀中一张类似白纸的东西,看起来是有人发过来讯号或者是信息?塞纳也看到了上面的话。

  出大事了,求求你回来帮我吧。

  能给休斯顿通过这种形式发信息的人,肯定关系不一般,不过,听口气似乎是个女人?

  也难怪,不同于自己,休斯顿外面惹的风流债可谓遍布全世界,不过真正赖上他的女人却似乎并不多。

  ”啊呀,看样子你得离开了,实际上我也有事情要急着处理,反正几个月后我们会和那个阿亢利德会面,届时再见咯?“塞纳似乎也有事情要处理?相互不过问对方的私事,这是他们几人之间的约定。

  此刻。天羽帝国王宫内,早上的朝会一般来说已经结束,然而这次却持续到了下午?

  看着殿下的众臣,以及集结而来的贵族,女王知道此事绝不简单,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逼宫,说什么还政给先王的皇子,只是一个借口,他们想要借口除掉自己,自从自己的丈夫暴毙以来,一直是由她执政,年幼的皇子是他的骨肉,否则她也不会成为女王,但是,现在她的儿子还未长大,而且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儿子什么时候动过这等念头?恐怕这是奥斯曼帝国和铁拳帝国搞的事情,两国本来一直处于交战,不久前忽然缔结了盟约,看样子是打算吞并天羽帝国,或者说让之成为普通国家,成为他们的附属了?

  她毕竟是个女人,虽然很有政治手腕,也有很多支持者,但是现在黄金大陆的形式变化太大,不敢轻易招惹布拉达卡的话,似乎天羽帝国是下一个目标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什么时候,或者说如何办到的?

  竟然这么快就让这么多原本支持她的贵族也倒戈了?

  第三章。介入

  这时,殿外忽然传来一阵阵喧杂声,起初没人注意,但是慢慢的,所有人似乎都觉得有点不对劲,甚至于殿内忽然安静下来。安静的原因,是因为竟然隐约的有兵刃击触的声音,金属的声音总是额外的让人容易辨别。

  芬特女王终于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们竟然准备兵变?身后发出奇怪的声响,有人?略一回头,原来是自己的女儿凯瑟瑞躲在后面。难道那里也出事了? 动作真快!

  ”看来,有些鼠辈终于发动自己谋划了许久的大事了?“芬特女王假做镇定,敢公开兵变,想必城卫军和他们起了冲突。

  ”属下去外面看看究竟何事。“统领城卫军的将军站了起来,走向外面,看来并不是此事情的合谋者。

  走出席列,迈步走向殿门,可没走几步,就只见他忽然停住了脚步,身体摇晃起来,仿佛脚软一般,一下子跌坐在地。

  ”难道是空气中有毒?“很多人吃力地扶起旁边的案几,似乎难以维持站着的姿太,看样子不仅是一个人?但是却不是所有人……

  ”放心,并非致命毒药,只是麻药一样的东西而已,否则也不会没人发觉,只是短时间内不能走动,否则会晕厥,当然,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复正常。“说话的是位于左下首的伯爵,安德烈森。而其他没有受到影响的人恐怕都是与他合谋的人?

  芬特女王坐着没有感觉异样,但是想要站起却发现果然全身无力,能在殿中避过所有人耳目有目的性的下毒,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毒性一般,才容易成功吧。

  ”为什么,连你也背叛我?“芬特女王扫了一眼殿中的人,似乎一半人没有影响,冷静的分析局势,芬特女王却越来越害怕,那些没有受到影响的人肯定是事先用了解毒的东西,也就是说至少一半人站在自己对立面?

  ”我只是想夺回我应得的东西,“安德烈森盯着芬特女王缓缓的说道。”我的女儿嫁给了先王,却被你害死,本来也许继承皇位的就应该是他。而不是你的儿子,不过无所谓,先王既然立了皇储也可以,但绝对不应当是你执政!“”是吗,所以你就想谋反?反正我下台以后,谁是皇储根本不重要……对吧,伯爵大人,但是我从未亏待过你,恐怕你也是受人指使吧?“芬特女王了解安德烈森,他虽然有野心,却还没本事策划整个计划。

  ”当然不是我个人的计划,不过这与您已经没有关系了!“安德烈森似乎胸有成竹。而外面的禁卫军似乎已经被压制,这种情况下,就算另一半支持自己的贵族或者大臣有心,也没有办法了。

  ”哼!你以为我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吗!?“随着芬特女王的话语,一个弯着腰仿佛驼背一样的人影直奔安德烈森,出手快如闪电,瞬息之间已经杀到他眼前,带着冰冷的气息如同地狱的恶鬼!不过安德烈森可不害怕,因为他早就有后手,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股温暖祥和的气息在另一方出现,驱散了阴冷之气。两股气息乱串,众人连忙避开。

  偻着身体的老人,是服侍先王的供奉,在先王死后负责保护芬特女王,由此可见两点,第一,先王支持芬特女王执政,第二。芬特女王也早就敏锐的察觉了安德烈森的反叛举动。

  不过,虽然两人首回合拼了个势均力敌,大殿上多出的那个人影却让芬特女王很害怕,大陆闻名的大贤者,爱诺德!擅长多系法术的他,是恩洛斯学院院长最出色的弟子之一,毕业后效忠于铁拳帝国。

  ”怪不得你们今天就敢兵变,原来有帮手。“芬特女王害怕的可不是一个贤者,而是他代表铁拳帝国的态度。”还有其他人的话,也尽管出来吧!“ 芬特女王知道,就算这位供奉再厉害,恐怕也保护不了自己,因为隐隐约约他感觉到,还有奥斯曼帝国的人,她闻到了,有蛮人的气息,刚才因为隐藏,所以没有发出气息,现在就算是她也感觉不对。一名青衣黑发的壮年,从人群中缓慢走出,”我劝女王陛下还是放弃吧,可不止我们两个人。“壮年正是奥斯曼帝国的将军,号称铁血之师的艾力达。传闻他无论受多重的伤,都会快速愈合,已经领悟神魂之力!原本一直在边境区域对抗铁拳帝国,没想到此刻竟然有空出现在这里!?这证明两国达成了某种默契!?

  ”哈哈哈!女王陛下可是女人,你们这些家伙可别吓着他!“这次发出声响的人源头是上面,原来还有人潜伏在屋顶上!?不过芬特女王却知道他是谁!因为他是天羽帝国的人,安德烈森手中的皇牌。看来刚才凯瑟瑞跑到这里,是因为他提前控制了宫殿内?自己的身后也已经落入敌人之手?想必两位皇子也……

  而且,芬特女王隐约的感觉到这不是敌人的全部,但是光这明面上的三个人,就已经可以消灭一只数万人的军队!

  ……芬特女王心中非常焦虑,但,绝对不是绝望,负责保护自己的供奉挡在女王身前。明显面对三人已经毫无胜算,此刻的打算应该是让芬特女王撤离。

  ”你……保护我女儿凯瑟瑞离开,我的话他们暂时不会杀死我。拖延时间,还有希望的。“芬特女王连忙说道。

  ”你们这些该死的反叛者!竟然投降了敌国?刚才那位统领城卫军的将军勉强的起身,想要出去指挥城卫军,却发现外面已经全部是反叛者!?也难怪,能在殿内下毒,想必内外都已经……但是他绝不会投降!

  啰嗦!艾力达一挥手,这位将军整个飞向殿内的柱子,血涌如泉,却依旧挣扎着想要起身!

  “够了,不要杀无辜的人!”芬特女王已经绝望,因为讯息她已经发出去超过10分钟,不久前还在王都的他,如果那个人愿意来的话,想必早就到了!

  “把他们都抓起来!”安德烈森所指的自然是那些不愿意顺从他的人,此刻外面的叛军已涌入殿内,看样子听候与安德烈森,而外面的城卫军杀伤不少,搞不好其他没死的也投降了?

  安德烈森一个会意,显然是下达了指示!爱诺德双手结阵,准备释法,老供奉心知在这个地方被他用出范围法术女王绝对会性命堪忧,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谁会想到看似驼背一样的他,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旁的艾力达岂会让他如愿,眼看爱诺德马上就要处于在老供奉的攻击范围之内,只身挡在他身前,他们两人在战场上有过交手,此刻为“敌人”抵挡攻击确实有点怪怪的,因此着实配合的不是很好

  无可闪避,无可抵御,艾力达只能靠身体硬撼!两人气劲相接,看样子是艾力达由于后手,处于下风,却切实的帮爱诺德挡下了攻击。

  数道白色光芒径直的朝着芬特女王攻去,同时屋顶上轰的一声破开,另一道人影自上而下而同时,攻向芬特女王,老供奉分身无力,根本无法后撤回防。对方的意图很明确,活捉女王是第一要务!

  四人的短短数秒的交手,殿下其余人仿佛被无形的屏障隔绝,空出一片空地,光靠气劲,就足以让普通人无法靠近,眼看着女王就要落入敌手。

  一道人影毫无征兆的挡在女王身前,随手一挥,袭向女王的光之箭矢立刻改变方向弹飞出去,同时自上而下企图擒拿女王的那个人也被迫回防到殿前,久经沙场的本能,让他感知到,眼前的这个人很危险,继续进攻必死无疑。

  “怎么回事!哈沃特!你怎么不拿下女王!”安德烈森眼看自己计划即将成功,有些气急败坏,只差一步,拿下女王后把他献给铁拳帝国,按照约定,这个国家就是他说了算!

  哈沃特背后冷汗直冒!他刚才和那个人影对了一道眼神!一瞬间仿佛遁入地狱深渊,无穷无尽的千年冰窖也无法形容的恐怖。这样的人,他从未见过,就算是他见过的最强者,那个兽族的王,或者挥手间一个咒语毁天灭地的大贤者也和眼前这个人不在同一次元。

  不用于艾力达和爱诺德,他是本国的人,他隐约的听说过这样一个传闻,天羽帝国有一位国师,虽然被授予职位却从未露面,但是这个职位却一直无人顶替,不过这个国师,自先王的先王时期,就已经出现,应该早就已经逝去了才对。虽然他被击退后落在殿下,由于高度无法看清,但是刚才一瞬间他大概可以感觉到,他的样貌并不是迟暮的老者,反而精神饱满,一挥手便有气吞山河之势!

  “你们的争斗和老夫毫无关系,就算政变原本老夫也不打算出手,但,胆敢对老夫的女人出手,你们可必须做好相应的觉悟才行。”淡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话,却如同巨大的陨石落入大海引起轩然大波。

  虽然声音很轻,却如同印入心扉一样清楚的被周围所有人听见。莫说普通人,就算三位久经战阵的高手都被气势所迫,双脚如同镀铅一样无法维持身形。周围的贵族和大臣们,甚至早已无法维持站立,甚至有一些人跪倒在地!

  “休斯顿主上,属下无能。”老供奉似乎见过休斯顿,起身拜见,浑然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因为只有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有多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也许女王就已经没有危机了。

  艾力达和爱诺德感觉到在他讲话后,压力瞬间消失,很自然的认为刚才他将所有能力全部用在气势上,才达到那种效果,也许是精神系的神魂之力?

  但是他们看到哈沃特那副害怕的状态的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甚至没有看到那个人是怎么出现的。心中却是暗自嘲讽,一个战场上的战将竟然会害怕到那种地步。

  直到此刻,他们才看清了来人,壮硕,孔武有力的身躯,若不是身着术士的法袍,以及区别于战士,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的话,还以为他是是一个武者。单凭样貌无法分辨具体年龄,但是很奇怪,如此强大的人,为何从未有过他的资料?不管怎么样说,他又不是那种暗杀者?这么强大的人,又怎么会毫无兆头的凭空出现?

  “老夫不想杀人,滚吧,别国的人,天羽国内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如果你们还想要在此撒野的话,就由我来做你们的对手。”嚣张跋扈的口气,自信满满的样子浑然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但是很奇怪,不管是不久前的战争,还是其他重要事务,甚至天羽国的重要城市差点被兽族攻陷,也从未见过这个人。

  “就此离去的话,我可不好交差呢,我可是奉命要将芬特女王带走的哦,。”艾力达说道,这话分明是提醒艾诺德,要联手对敌,是了,不管他再这么强,这里有这么多人,而且殿外也已经完全压制!

  两人蓄势准备联手一探虚实,“哼!”休斯顿却冷哼一身,浑然没有半点动作,似乎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艾力达率先袭进!拔出原先隐藏的长剑,一道半月形的斩击挥出,而后欺身而上!殿中坚硬的金属和泥石混合的地面被轻易的撕开!威力可见一斑!爱诺德双手结出法阵,此刻他可不敢有半点保留,中阶法术炎击破从另一个方向袭向休斯顿。

  然而不管是法术还是的斩击,甚至随后艾力达想要向前的进攻,都被挡在距离他们目标1米的地方,一个屏障完全挡住了所有攻击。虽然这不是两人拼尽全力的一击,却也至少使用了八成威力。屏障上连一丝涟漪都没有产生?

  而且这明显是法术产生的护盾,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任何法术吟唱也就算了,连准备时间都不需要就可以瞬间施展?

  对于两人的冒犯,休斯顿自然不会依旧无动于衷!

  艾力达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猎物,仅仅是因为休斯顿的气息锁定了他,那种锋芒在背的感觉就让他快喘不过来气!下意识的感觉到了致死的威胁,而准备后退,然而太迟了,根本没有看清对手的动作,只感觉人影一闪,自己胸口如同被一个无坚不摧的拳头洞穿一般,身形被击飞的同时,口中鲜血直喷,飞出几十米到殿外,不省人事。

  “居然没死,真是奇怪,我明明使用了致死的伤害才对。”休斯顿却没有打算继续攻击艾力达,在他看来,自己出手想杀死的人没死,继续补刀这种行为不是他的习惯。

  “炎系法术,在法术成型的时候就放弃了注入灵力马上施展,这样的法术是没有生命的!应该这样才对。”同样的炎击破,一道长长的炎之火蛇锁定了爱诺德,爱诺德连忙施展冰盾抵抗!但是那看似厚厚的冰盾却轻易的被看似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火系法术穿透,甚至连阻挡的样子都没有形成。

  仅仅是在火焰接触爱诺德的一瞬间,爱诺德却全身被火焰点燃一般!火焰焚烧了着他的身躯,仅仅一秒钟时间,爱诺德变化为灰烬!不,甚至连灰烬都没有。不仅如此,他痛苦的被焚烧的身体接触了一下那个统领城卫军的将军,便如同引燃一样也焚烧开来,顷刻间两人一起化为灰烬!

  但是他周围很近的人却仅仅感觉到了一丝炎热而已?法术力度的把控,简直神技一样精确。“老夫最讨厌的就是废物溅出的鲜血!”也许是艾力克运气好,飞到殿外才吐血否则看样子结局也会是一样?

  火系法术?不,这简直是毁灭一样的威力!但是分明只是一个火球术的进阶法术,炎击破而已!?

  抬手间,两大高手被瞬杀,安德烈森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但是其他人也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打算,即便安德烈森知道还有其他隐藏的高手没有出现,但是他很清楚,差太多了,即便是所有人一拥而上,也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

  “把他拿下!”芬特女王下令!她虽然看到那个忠于自己的将军也被休斯顿顺手消灭,却不敢多言【按照她的理解,休斯顿其实是知道那个人是忠于自己的,却依旧……事实也是如此。】

  原本中立摇摆,或者已经叛变的人,此刻却很明白怎么样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安德烈森也没有反抗,在他看来,成事在天,自己的谋划没有错,错在忽然意外出现的休斯顿太过强大!他终于知道,为何这天羽帝国明明军事力量如此弱小,以商业为主的国家,却能成为帝国,而非普通小国……但是,他依旧想不通,先王的死,是被人谋害的,为何内乱的时候,眼前这个强大的宛若神明一样的存在,却没有出现?

  唯有绝对的强者,是每个人都心甘情愿的顺从的存在,这个世界的真理一直从未变过。

  风波极大的政变出乎意料的顺利的被解决。而休斯顿则很快的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第四章代价

  是夜,凯瑟瑞经历了白天的政变,一晚上都无法安睡,从原本的紧张万分的形式,到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芬特女王在那个男人的的支持下将所有的局势顷刻间扭转,休斯顿的形象在他心中变得宛若神明一样,她年纪虽小,却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至少休斯顿在出现的时候他隐约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此刻,也许变成了了憧憬?

  她的寝室距离芬特女王的主殿寝室并不远。反倒是女王的两个年幼皇子的居所在对面。虽然芬特女王下令今天谁都不许去那里,她却隐约的的知道他一定在。因为……主殿宽敞幽静,光线昏暗,几团青火闪闪烁烁,也没有任何声音发出,静的可怕!但是凯瑟瑞却鬼使神差的决定继续向内走起,明心静气,摒除杂念,蹑手蹑脚的走着,终于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一幕。

  一个男人身前,一名身披薄纱的女子跪坐在地上,一头墨色的长发,娇嫩雪白的肌肤,虽然看不清面貌,但是她很清楚,那俨然是自己的母亲!跪坐的姿势更是让女王腰部曲线完美体现,「噗滋噗滋」只见自己的母亲正埋头弄首,卖力的吹吸着男人的粗长肉棒。

  休斯顿闭着眼睛享受,丝毫不见苍老的大手轻柔抚摸着女子的头部,就像是抚摸可爱的宠物一般。蓦然,休斯顿睁开了双眼,直视着女王后方,看来是发现了凯瑟瑞,不过他却浑然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放那个艾力克走,是为了警告奥斯曼帝国?那为何又把铁拳帝国的那位杀了?”看到休斯顿双手放开,女王知道自己第一阶段的侍奉已经结束,不过休斯顿身非凡人,自然不是她随随便便就能满足的。

  “不全是,铁拳帝国最近行动频繁,我们早就注意到了,而奥斯曼帝国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的是从属角色,所以此举也能算是警告,而且那艾力克年纪轻轻,却已经领悟神魂之力,虽然实力和被我杀死的那个小鬼贤者差不多,前途却大大不同,所以给了他一次活命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只有活人,和经历过的人说的话,才可以最大程度的给奥斯曼帝国以警告!”休斯顿罕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我浅见了!休斯顿大人!”女王听完后,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从未和自己分享过心中的想法。

  “知道老夫为何会宠爱你吗!因为你是老夫喜欢的那种聪明的女人,不过,不要以为老夫会参与你们几个国家之间的争斗,这次只是个例外!懂吗!”休斯顿明确自己的意图,他只是来帮她,却完全没有继续参与的打算。

  忽然,浩荡的灵力入山海一样涌现,虚空颤动,芬特女王被休斯顿的气息压倒在床上!

  芬特女王的秀发被吹得纷乱,细嫩的雪白颈脖骤然袭上一只手,休斯顿炯炯有神的眼眸看了过来!与芬特女王对视,“好好的取悦老夫作为补偿,今天的事情可是为我惹上了一点小麻烦呢!” 芬特女王被压上床榻,自觉的翘起白嫩的臀儿,将双腿最好的美穴与精致的纹理大方的向眼前这个男人呈现,摆好这屈辱姿态,眯起冰蓝色的眼眸子!

  看到这幅动人的姿态,休斯顿哑然失笑,走到榻边,默不作声的脱去了他的长袍。

  不同于平常老人对女色的欲望会淡化,年近千旬的休斯顿对女人依旧有着强烈的欲望,一身皮肉结实,身形壮硕,高大的身躯比起野蛮人来说也不遑多让,没有丝毫老态!一根黝黑硕大的肉棒在刚才芬特女王的嘴服侍过后,如同怒龙一样擎天而立,浓烈的雄性气息迎面而来,芬特女王不小心嗅到,脸上微微泛红。

  她其实很期待,他的这种所谓补偿,但,她的这种小心思,他又是否早就知晓!?

  “准备好,老夫要你肏你了!”一边轻吻芬特女王的侧脸耳畔,双手攀上雪臀,伏在美人身上不再迟疑!手掌划过修长的美腿,抱着臀部向前有力的一挺!身下的美人顿时一声娇哼!

  “恩!?女王大人难道几年来一直没有被男人肏过?依旧如此紧致?被老夫宠幸的感觉比起你的亡夫如何!”休斯顿感受到意外的感觉。

  “被你肏过的女人,心里哪还会想着别的男人?休斯顿大人的能耐又岂是我丈夫那种凡夫俗子可比。”女王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回答,令休斯顿颇为满意。

  虽然,塞纳说过自己变态,竟然觉得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操弄很寻常,不过,这种被戴绿帽的感觉休斯顿其实并不喜欢。

  这只是对女人始乱终弃的懒得负责而找的借口罢了。

  随着休斯顿微微一笑,那根粗壮坚硬的龙根再次顺着俏臀一送!休斯顿立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片精密又潮湿的温暖蜜洞之中,那种肉棒被全方位紧紧包裹的滋味,自己依旧是白玩不腻,若是经常被男人操弄,想必不是这种感觉吧,休斯顿心中的对胯下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满意。

  “噼噼啪啪”的声音,伴随着女人“吾嗯”的娇哼,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的女王,面对政变依然镇定自若的女人被自己肏的不住呻吟,休斯顿和平凡男人一样感觉到了诸多的快感和征服感。

  宽敞的寝店大床上,肉体碰撞的声音虽然无法穿越隔音屏障到外面,但是两人交合之时溅出的爱液,却清清楚楚的被外面偷看的凯瑟瑞看到。

  她还是朦胧初懂的阶段,在她看来,只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自己敬若神明的休斯顿干的很舒服。

  半个多时辰下来,肉体的碰击脆响一直没有停顿过!在享用了芬特女王的蜜穴后,休斯顿立刻将肉棒顶在了芬特女王的后庭!

  芬特女王全身上下皆都沦陷,无论是前穴还是后庭,抑或丹唇玉腿。无不留下这个男人的痕迹!

  夜深过半,休斯顿心中却还未尽兴,在芬特女王最珍惜的花穴中连续抽插百下,一刺到底令女王的呼痛声近乎沙哑,颤抖着完成征服的最后一抹痕迹!龙根褪出,浓浓白浆接踵而流。却丝毫没有软下去,不过,终于彻底的享用了芬特女王的肌体。

  芬特女王则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在汪洋大海中不断被淹没吞噬的扁舟,这种感觉,与先王搞自己的感觉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比起上次休斯顿随性的干她那一次更为彻底!最终芬特女王在数次顶尖的高潮中晕厥了过去。

  “哼!人类女人可真没用。”原来还准备等女王为自己清理肉棒,却发现她竟然晕了过去!

  此刻,休斯顿才在激情中闲暇而来,有空观察了那位在外面观看了许久的观众!

  外面的凯瑟瑞也察觉到异样,紧张的撒腿就跑!休斯顿思虑了一下,还是自己穿上了衣物。

  凯瑟瑞一路狂奔到殿外,却如何能及的上休斯顿那瞬息即至的身形,“喂,小丫头!你刚才在偷看吗!” 凯瑟瑞吓得直接跌倒在地“没,没有,我只是路过,你和母后的事情我什么都没看到!”

  “……是么,那就好,你还小,不要管大人的事情知道吗?”休斯顿对女人的嗜好,对实在太小,不懂人事的小萝莉似乎没有太大兴趣。否则还未完全发泄的欲望,换了别人肯定是不会忍耐的。

  休斯顿想要明日还有要事,想要抽身离开。

  终于,凯瑟瑞不知哪里鼓起的勇气,“你和母后做的那个事情,要多大才能做呢。”

  “……至少等你成年。嘛,还有,你的胸部有这么大的时候,知道了吗?”休斯顿看到天真的少女问这个问题,却正经的回答了。还用手笔画了一下。

  “你,还会来这里吗!?”凯瑟瑞问道,她知道,母后几年前在密室见过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但是这几年无论她的母亲如何寻找,却从未有过音讯。

  “也许会,也许……永远不会。”休斯顿的身形消失在天空中,渐渐模糊的声音却被凯瑟瑞牢记在心。

  ----------------------------------------------------------------此刻,恩洛斯学院内某处密室!

  在一片巨大的镜像上面,塞纳凌空而立,“真麻烦,这么调整角度,还是看不清那里!” 高阶的镜像法术配合跨时空的远距离传送法阵,竟然被塞纳用来偷窥?

  而镜像上的画面,却正是离开恩洛斯学院的阿德拉的身影。

  “想要看到那个地方的话,设置的角度应该是这里,看,这样就可以从上面看到她的露出的胸部了。”

  “哈,还真的是,嘿嘿!啊?不对,你怎么会来这里的!”塞纳扭头发现尼拉竟然在自己身后!而浑然不觉!这可是密室,设置了屏障的,一般人绝对进不来。

  “你是傻了吗。我的主人,您经常用的几个住所,及其内所有的密室密码以及日用仓库,隐藏的宝物所在位置,包括炼金器材的摆放处我都知道,这是您亲自设置的!”尼拉一脸的漠然,不在乎。

  “……老夫问的是,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可没给你下达这种命令!”老头似乎很生气,自己偷窥被发现了?还好是尼拉,问题不大。

  “深夜,您在密室内手舞足蹈翻来覆去,动静那么大,为了主人的安危我才起来检查一下,看到主人遇到了一点小困难,不应该出手相助吗?我可不是您制造出来的铁人偶,没有思想。”尼拉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啊,她似乎遇到了一点危机?” 老头听到这句话,也不再纠结刚才的问题,在画面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阿德拉似乎已经在回家的路途上行程过半,此刻深夜赶路,似乎是遇上了劫匪!

  不过,并没有出现他想象的画面,冰箭术,豪火球,连锁闪电,阿德拉轻易的秒杀了数十个劫匪,继续赶路,仅仅几十秒的时间。

  “真奇怪,她竟然这么厉害,哈哈,这种实力在大陆上年轻一辈数一数二才对,为什么那么急切的想要追求变强呢!?”塞纳说道,心中充满了疑惑。

  “怎么,主人您是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吗?她说过,她的家乡好像有时候会受到亡灵的袭击,就算以他的能力,可以自保,但是想必她的家乡依旧损失惨重吧,离开家乡好几个月,她这么急切的回家也难怪……早上,我还以为她会跪在门口很久呢!”

  “喂!我说,怎么好像你什么都知道,比我还厉害的样子!”塞纳忽然很不爽的问道!

  “不,并不是,我的智慧只是一般人的等级,只不过主人你有时候太笨了!比如刚才的空间角度问题,您似乎连基本的角度方向都调整不好。”尼拉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话。

  “……你信不信老夫立刻把你拆了,分解掉!”老头似乎真的生气了。

  “不,我并不信,如果那样的话,您明天的早点怎么办,您能记住所有密室的密码?恐怕主人你连出席正式场合,那套华丽的服装都要好久才能穿上去吧?还有……以下省略无数字,当然如果您觉得另外制造一个类似铁人的人偶有这么多功能的话。我无法违抗您的命令!”尼拉根本没有因为塞纳的话而害怕,也许她没有设置这种感情?

  “闭嘴!好吧!你赢了!能不能请你马上离开这里!马上消失!”塞纳虽然气的长长的胡须都翘起来了,然而他发现自己真的毫无办法。

  “是,我的主人!我马上去大厅门口吧!”尼拉依旧是完全没有感情波动的回答。

  这该死的混蛋,制造完的人偶居然不可修改!去他妈的,总有一天我要创造出比他更完美的炼金术作品!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紫川H版 下一篇:武当初始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